投篮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资讯>三生叹:凤引九天(凤知潆文宵)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免费阅读_三生叹:凤引九天小说最新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热门小说

在线阅读

三生叹:凤引九天(凤知潆文宵)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免费阅读_三生叹:凤引九天小说最新

上玖殿下资讯
简介: 投篮小说提供三生叹:凤引九天最新章节免费阅读,凤知潆身为开天辟地以来日月光华孕育的第一只凤凰,却是在后来的某一日,极不光彩的死在了天魔大战的战场上——临死之前,她仿若看见了昔年清风霁月的青衣少年,再一次出现在了眼前,朝她伸过一只手,口中痴唤着:凤凰。万年的相伴,一生的守护,即便是为他而死,她也不曾对他有过半分怨意。一切,都只为当初花下的惊鸿一瞥,少年时期的懵然心动。可他,却负了自己,至她死,都不肯再见一面。数十万年的等待,不想再次苏醒,却是物是人非。她立誓要杀仇敌,证清白,她苦苦筹划的计谋不惜将他也沦为指尖棋,而他却是心甘情愿为她所用,从始至终皆无怨言。三百年的欺骗,终有一日她愿收手了,可一回头却发现他已悄然停步,相距千里。那时她才明白,所谓绝情,只是良药,医好了她,亦粉碎了自己
更新时间: 2020-11-04 09:37:47
免费阅读

  碍于我将苏醒,又身子不大好,暂且要居于玉清宫休养,是以他将自己宫内最为清净,最为装饰精致的少忧殿让给了我做寝宫,之所以要称为让,并非是这座宫殿起初乃是他在居住,而是此殿花草被滋养修剪的甚好,树木亦是遮天蔽日,生长茂盛,曲径小道,幽然静谧十分适合做休养之地,甚至比之他的寝殿承极殿还要更胜一筹。

  因着此处环境好,故而是个做书院的好地方,文宵以前为了待客方便,便择了承极殿为寝居,此处自然就沦为了书院,文宵常来此处看书批公文,今次因为我要在玉清宫暂住,便只有忍痛割爱,把这个书院,让给了我做寝殿,另还拨了五六名机灵乖巧的仙女来给我做贴身丫鬟。

  “知晓你更喜欢花花草草多些的院落,这座院子,是玉清宫内花草养的最好的一座,偏殿内储了不少书籍,你偶时可翻阅,打发一下时间。玉官本是承极殿的女官,年轻尚轻,不过已经在玉清宫内侍奉了三万年,行事稳重,心思单纯,应是合你的性子,所以我便私自做主,将她调来你的身边,贴身侍奉你。”

  他口中的那名玉官,其实便是早前侍奉我沐浴的小丫头,瞧着年龄是小了些,但小些也好,小些,便乖巧听话,不曾有太多心思。我向来不喜欢心思太多的神仙,这一点,文宵还记得。

  “按你的安排便是……”算来时辰也晚了,往常这个时辰,我大抵已经在搂着自己的软被睡大觉了。只可惜这天界没有昼夜之分,故连个睡觉的时辰都守不住。恹恹的打了个哈欠,行过两树花影寥落,我随着他来到了正殿,与他一起在矮几前坐了下来,几案上还余留着几本他没来得及看完的公文,为了给我腾地,他挥袖将案上册子给一扫而逝,而后又化出了一只白玉茶壶,两只白玉茶盏,提了茶壶给茶盏添满茶水,亲手递了一杯给我。

  “累了?再忍一忍,过一会儿长泞会送药来,你喝了药再休息,如此对你的身子好。”

  他的关心,我自是能感受的到的,虽不知他到底为何会对我突然态度大变,但这样安稳的日子,过着,倒也好……点了点头,我坐直了身子接过他送来的那盏茶,神识有些许混乱,不曾多想便低头抿了一口茶水……可茶水入口,却是甘甜中,夹杂着丝丝苦涩,好不入味。

  陡然神识清醒,我忍不住的扭头将口中茶水吐了出来,端着茶盏惊愕问他:“这茶,为何是这种怪味?”

  “怪味?”他似对我当下这个答案有所怀疑,亦是拿起桌上杯盏,凑近唇边轻抿了口。我傻傻的等待着他的反应,见他面不改色的饮完茶,便迫不及待的询问道:“如何,你可有感觉到此茶水,很怪?”

  他轻敛了眉心,杯盏重撂回玉案,不曾回答我的问题,倒是先反问了我一句:“你,尝此茶,乃是何味?”

  我卷了卷袖子将胳膊搭在茶几上,思纣着回答:“起初入口甘冽,可滑过嗓门,又觉得苦的不行。我尝闻有种茶,其特色便是先苦后甜,难道还有茶的特色,乃是先甜后苦?”

  他听罢我的话,眉心拧的更紧了些,清亮的眸光内,似多了几分怜悯之色,大手轻握成拳,默了良久方再道:“茶水没有问题,可能,是心意变了。”

  “心意变了?”我越听越糊涂,他好脾气的替我解着惑,缓缓道:“此茶乃是普通的天景玉,本身与其他茶叶并无多少区别,只是这泡茶用的水,是刚从玉清境无忧泉中取出来的。以前你最喜用无忧泉的泉水泡茶,我记得你曾说过,无忧泉的泉水,心中无忧无伤者,饮之甘甜,若有忧思,这茶水便会苦涩。二十八万年前,你说,此水泡出的茶,有股你喜欢的梨子味。可如今,你却言它苦涩……知潆,你有心事。”

  果然,言语能骗人,这心,却是骗不了人的。

  捧着手中的茶盏,我虚笑着回答他:“我有什么心事啊……也许是我睡了二十八万年,五识不曾恢复,故才难辨茶之甘涩……”

  “知潆。”他突然打断了我的话,问出了那个触人心弦的问题:“告诉我,你脑海里,关于斓沂州最后的记忆,停留在哪一日?你可还记得,你曾亲自带领三十万大军,去破血魔一族的天罗地网?你可还记得,朱砂,是因何而死?”

  朱砂,是因何而死?我记得,我自是记得,朱砂曾是我手下最得力的女将,那次血魔大军设了埋伏,将我三十万天界大军逼死在了断头崖,我本要拼尽全力与那些人殊死一搏的,是朱砂强行阻拦了我要与那些人同归于尽,亦是她,用自己的身子,替我挡下了血魔分支头领致命一击,让我有了离开大阵的机会……这些事,犹在昨日,我又怎会忘记。

  有泪盈了眼眶,我心虚的别过头去,五指紧攥案角:“朱砂死了……她也死了?”

  他深知在我面前提前朱砂会让我痛心难过,心疼的扶住了我的肩膀,“对不起知潆,这些事,我不该现在就同你提起。”

  我无奈的沉了口气,昂头对上他的眼睛,嗤笑道:“我知道,你是在试探我,是否真的失忆了。文宵,斓沂州后来到底发生了些什么,我是当真不记得了,我根本没想到,我会在那场大战中战死。我的记忆,只停留在你我于斓沂州,并肩作战,一同绘制作战图的那些时日,若非要同你坦白一门心事,也许……便只有二十八万年前,你我在月牙湾的那一件了。”

  “知潆……”

  我喑哑着嗓音缓缓提起了旧事:“你可还记得,当初在月牙湾,你我因着一件小事,起了争执。那时我性子要强,不愿意承认莫须有的罪名,你便与我赌气,好几日没来看我,而我,也好几日不曾主动去寻你。原本这是桩不值记挂的琐事,可后来,我受伤了。”

  他沉默着听我说话,我僵着脖子,像是同他置气一般继续说下去,“我受伤了,你也不晓得来看我,我在战场上被人砍了好几刀,回来以后还得自己给自己上药……我以为你会来看望我的,可谁晓得,你并没有来,还为博美人一笑,去了雪山,不辞劳苦的拔了一株雪莲王回来。”

  “我那是……”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。 @copyright 投篮小说网(http://www.toulan.net) 湘ICP备20003125号-2